/>
  •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弹 >

    谁不希望像飞鸟一样自由自在?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家演出公司筹备某香港女歌手的个唱,目标用户锁定小白领,想为她安排一个合适的嘉宾。一次偶然的机会,对方征求的我的意见,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告诉他们,张震岳。不料,对方抛回一句,他好像出现得过于频繁了。 呃,好吧,这是事实,去年以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家演出公司筹备某香港女歌手的个唱,目标用户锁定小白领,想为她安排一个合适的嘉宾。一次偶然的机会,对方征求的我的意见,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告诉他们,张震岳。不料,对方抛回一句,他好像出现得过于频繁了。

    呃,好吧,这是事实,去年以来,张震岳几乎就是无处不在。春节联欢晚会上、时尚杂志的封面上、地铁里的广告上,以及,IT大佬的访谈里。记得有一天天,经过一个报刊亭,迎面而来的是墙上贴着的一个硕大的时尚杂志广告,广告上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正横眉冷对着我,我不禁乐了,噢,他真的很红。

    这很可能跟纵贯线有关系,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眼里,张震岳仍然是一个乖乖地抱着几位大哥大腿的小弟,可是,你知不知道,这位小弟的那张叫《OK》的唱片是过去两年来在台湾歌手在内地卖得最好的专辑之一,它虽然不像某些歌手那样一发片就号称破多少多少十万百万,甚至,据说它首批出货量小得可怜,但是,在随后的时间里,它却表现出了惊人的持久力,直到现在仍在不断补货。

    基本上,张震岳和周杰伦一样,都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代表——周杰伦代表的是“大众”、是“民族认同”,张震岳代表的是“独立”、是“自我认同”。两个加起来才应该是年轻人的全部吧。令人唏嘘的是,周杰伦走到今天,只花了短短两年,张震岳却花了十好几年。

    让我想想自己第一次认识张震岳的场景。那时我才十来岁,刚开始听流行音乐没多久,认识的歌手掐指算来可能不到十个。其中,我最喜欢的那个人叫林志颖。在那个年代,林志颖是毋庸置疑的超级偶像,他连拍电影都要没来由地喊一下“小旋风”。(比如《新流星蝴蝶剑》)而我正是在林志颖的电影中知道张震岳的,在那部叫《旋风小子》的电影里,张震岳尽管扮演的是一个反角,但干干净净的外表看起来也像是一个白面小生。反正那会儿绝不会有人想到他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从小生到“痞子英雄”,张震岳走了好几步。《爱的初告白》里是“小痞”、《Free Night》是“中痞”,到《放屁》是“大痞”,再然后,突然性情大变,改玩内敛唱《认输》:“原来自己不聪明,原来什么都没有,原来应该了解的道理,现在才知道,原来输给了世界,原来输给了自己,原来错在不承认失败,谁可以原谅我”。这首歌所在的专辑《等我有一天》却成了张震岳攀上人生顶峰的起点。

    专辑《OK》遵循的正是《等我有一天》的路线。简约、内敛、微微的感伤和压抑,还有由清淡的吉他配合着唱出来的悦耳的旋律。这一切组合在一起,正是最能打动人的那种东西。我总觉得,每一个人内心深处都充斥着无奈和慌张,所谓从容不迫更多是自我强迫的结果,而不是生来有之。所以,伤感的小曲尤其能打动人,因为它们最符合人类的情绪。

    “有时候,莫名其妙哭起来,难道这就是自怨自哀,谁不希望像飞鸟一样自由自在,谁不希望啊,谁不希望,只是很难。”(《很难》)有谁会面对着这样的一句歌词却无动于衷?富二代么?

    这个吊儿郎当的胡子男就这样写出了周杰伦从来也没写过的歌,这些歌狠狠地扎穿了城市中每一颗无助的心,让大伙第一次赤裸裸地直视内心深处的沮丧。当然,在沮丧的背后,还有胡子男对自我的坚守以及对理想的执著,这才是他能笑傲江湖的杀手锏吧。

    六年之后的新专辑《我是海雅谷慕》把张震岳推到自己的巅峰。跟张惠妹一样,他选择回归自己的原住民身份,用回自己的本名,虽然曲风上没有任何创新,却仍然让人明显感觉到一种新的境界——如今的张震岳能以更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创作面对生活,于是乎《我是海雅谷慕》流露出来的,是自然的洒脱和不经意的动人。《破吉他》也好,《我家门前有大海》也罢,之所以让人着迷,不仅胜在朗朗上口的旋律和简单但到位的器乐,更在于个人体验在音乐中的自然呈现,从这张专辑我们听到的是,张震岳、音乐和生活已经浑然一体了。

    在这个创作歌手盛行的时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我手写我心”,而不是扭扭捏捏地去迎合所谓的“中国风”,或者,甚至去迎合市场。这真的是一个好现象。当创作回归创作者的个人体验本身,当音符、节奏随着个体的酸甜苦辣跌宕起伏,音乐和时代都会变得越来越有趣——当然,我说的是“张震岳们”的时代。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