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弹 >

    月色无情人独愁—品读红楼梦76回林史中秋月夜联诗

    时间:2014-09-08 20:12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月色无情人独愁——读《红楼梦》第七十六回林史中秋月夜联诗章节

     

          《红楼梦》第七十六回林黛玉和史湘云中秋之夜在园中联诗这段情节,是余特别喜爱的情节,从开始读《红楼梦》到后来的多次重读,这一段都是重要的章节。

      中秋之夜贾府在园中举行夜宴,除了李纨和凤姐生病,宝钗姐俩回家圆月,贾家的男女老少都凑齐了,自然是杯盘满满,月明灯彩,众人陪着老太太赏月说话。等到热闹一阵后,贾母年老体乏且听了一阵子悲咽笛子演奏的乐曲,引发满腔凄凉怆然落泪,双眼朦胧似睡非睡,于是众人劝说老太太回去休息,夜宴也就散了。但是,林黛玉和史湘云意犹未尽,姐妹俩待众人离去后,双双在园内留下赏月:

      原来黛玉和湘云二人并未去睡。只因黛玉见贾府中许多人赏月,贾母犹叹人少,又想宝钗姐妹家去,母女弟兄自去赏月,不觉对景感怀,自去倚栏垂泪。宝玉近因晴雯病势甚重,诸务无心,王夫人再四遣他去睡,他从此去了。探春又因近日家事恼着,无心游玩。虽有迎春惜春二人,偏又素日不大甚合,所以只剩湘云一人宽慰她。因说:“你是个明白人,还不自己保养。可恨宝姐姐琴妹妹天天说亲道热,早已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必要起诗社,大家联句。到今日,便扔下咱们自己赏月去了,社也散了,诗也不做了。倒是他们父子叔侄纵横起来!你可知宋太祖说的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他们不来,咱们两个竟联起句来,明日羞他们一羞。”黛玉见他这般劝慰,也不肯负他的豪兴,因笑道:“你看这里这等人声嘈杂,有何诗兴!”湘云笑道:“这山上赏月虽好,总不及近水赏月更妙。你知道这山坡底下就是池沿。山凹里近水一个所在,就是凹晶馆。可知当日盖这园子,就有学问。这山之高处,就叫凸碧;山之低洼近水处,就叫凹晶。这‘凸’‘凹’二字,历来用的人最少,如今直用作轩馆之名,更觉新鲜,不落窠臼。可知这两处,一上一下,一明一暗,一高一矮,一山一水,竟是特因玩月而设此处。有爱那山高月小的,便往这里来;有爱那皓月清波的,便往那里去。只是这两个字俗念作‘洼’‘拱’二音,便说俗了,不大见用。只陆放翁用了一个‘凹’字,‘古砚微凹聚墨多’,还有人批他俗,岂不可笑?”黛玉道:“也不只放翁才用,古人中用者太多。如《青苔赋》,东方朔《神异经》,以至《画记》上云‘张僧繇画一乘寺’的故事,不可胜举。只是今日不知,误作俗字用了。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因那年试宝玉,宝玉拟了未妥,我们拟写出来,送给大姐姐瞧了。他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所以都用了。如今咱们就往凹晶馆去。”

      说着,二人同下山坡,只一转弯就是。池沿上一带竹栏相接,直通着那边藕香榭的路径。只有两个婆子上夜,因知在凸碧山庄赏月,与他们无干,早已息灯睡了。

      黛玉湘云见息了灯,都笑道:“倒是她们睡了好,咱们就在卷篷底下赏这水月,何如?”二人遂在两个竹墩上坐下。只见天上一轮皓月,池中一个月影,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晶宫鲛室之内。微风一过,粼粼然池面皱碧叠纹,真令人神清气爽。湘云笑道:“怎么得这会子上船吃酒才好!要是在我家里,我就立刻坐船了。”黛玉道:

      “正是古人常说的:‘事若求全何所乐?’据我说,这也罢了,何必偏要坐船。”湘云笑道:“得陇望蜀,人之常情。”

      正说间,只听笛韵悠扬起来。黛玉笑道:“今日老太太、太太高兴,这笛子吹的有趣,倒是助咱们的兴趣了。咱们两个都爱五言,就还是五言排律罢。”湘云道:“什么韵?”黛玉笑道:“咱们数这个栏杆上的直棍,这头到那头为止,他是第几根,就是第几韵。”湘云笑道:“这倒别致。”于是二人起身,便从头数至尽头,止得十三根。湘云道:“偏又是‘十三元’了,这个韵可用的少,作排律只怕牵强不能压韵呢。少不得你先起一句罢了。”黛玉笑道:“倒要试试咱们谁强谁弱。只是没有纸笔记。”湘云道:“明儿再写,只怕这一点聪明儿还有。”黛玉道:“我先起一句现成的俗语罢。”因念道:

      三五中秋夕。

      湘云想了一想,道:

      清游拟上元。撒天箕斗灿,

      黛玉笑道:

      匝地管弦繁。几处狂飞盏?

      湘云笑道:“这一句‘几处狂飞盏’有些意思。这倒要对得好呢。”想了一想,笑道:

      谁家不启轩?轻寒风剪剪,

      黛玉道:“好对!比我的却好。只是这句又说俗话了,就该加劲说了去才是。”湘云笑道:“诗多韵险,也要铺陈些才是。纵有好的,且留在后头。”黛玉笑道:“到后头没有好的,我看你羞不羞。”因联道:

      良夜景暄暄。争饼嘲黄发,

      湘云笑道:“这句不好,杜撰。用俗事来难我了。”黛玉笑道:“我说你不曾见过书呢,‘吃饼’是旧典。《唐书》《唐志》,你看了来再说。”湘云笑道:“这也难不倒,我也有了。”因联道:

      分瓜笑绿媛。香新荣玉桂,

      黛玉道:“这实是你的杜撰了。”湘云笑道:“明日咱们对查了出来,大家看看,这会子别耽搁工夫。”黛玉笑道:“虽如此,下句也不好。不犯又用‘玉桂’‘金兰’等字样来塞责。”因联道:

      色健茂金萱。蜡烛辉琼宴,

      湘云笑道:“‘金萱’二字,便宜了你,省了多少力!这样现成的韵,被你得了。只不犯着替他们颂圣去。况且下句你也是塞责了。”黛玉笑道:“你不说‘玉桂’,我难道强对个‘金萱’罢?再也要铺陈些富丽,方是即景之实事。”湘云只得又联道:

      觥筹乱绮园。分曹尊一令,

      黛玉笑道:“下句好。只难对些。”因想了一想,联道:

      射覆听三宣。骰彩红成点,

      湘云笑道:“‘三宣’有趣,竟化俗成雅了。只是下句又说上骰子!”少不得联道:

      传花鼓滥喧。晴光摇院宇,

      黛玉笑道:“对得却好。下句又溜了,只管拿些风月来塞责吗?”湘云道:“究竟没说到月上,也要点缀点缀,方不落题。”黛玉道:“且姑存之,明日再斟酌。”因联道:

      素彩接乾坤。赏罚无宾主,

      湘云道:“又倒说他们做什么?不如说咱们。”因联道:

      吟诗序仲昆。构思时倚槛,

      黛玉道:“这可以入上你我了。”因联道:

      拟句或依门。酒尽情犹在,

      湘云说道:“这时候了!”乃联道:

      更残乐已谖。渐闻语笑寂,

      黛玉说道:“这时候,可知一步难似一步了。”因联道:

      空剩雪霜痕。阶露团朝菌,

      湘云道:“这一句怎么叶韵?让我想想。”因起身负手想了一想,笑道:“够了,幸而想出一个字来,不然几乎败了。”因联道:

      庭烟敛夕木昏。秋湍泻石髓,

      黛玉听了,不禁也起身叫妙,说:“这促狭鬼!果然留下好的。这会子方说‘木昏’字,亏你想得出。”湘云道:“幸而昨日看《历朝文选》,见了这个字。我不知是何树,因要查一查,宝姐姐说:‘不用查,这就是如今俗叫做“朝开夜合”的。’我信不及,到底查了一查,果然不错。看来宝姐姐知道的竟多。”黛玉笑道:“‘木昏’字用在此时更恰,也还罢了。只是‘秋湍’一句,亏你好想。只这一句,别的都要抹倒,我少不得打起精神来对这一句,只是再不能似这一句了。”因想了又想,方对道:

      风叶聚云根。宝婺情孤洁,

      湘云道:“这对得也还好。只是这一句,你也溜了。幸而是景中情,不单用‘宝婺’来塞责。”因联道:

      银蟾气吐吞。药催灵兔捣,

      黛玉不语点头,半日遂念道:

      人向广寒奔。犯斗邀牛女,

      湘云也望月点首,联道:

      乘槎访帝孙。盈虚轮莫定,

      黛玉道:“对句不好,合掌。下句推开一步,倒还是‘急脉缓灸法’。”因又联道:

      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

      湘云方欲联时,黛玉指池中黑影与湘云看道:“你看那河里,怎么像个人到黑影里去了?敢是个鬼?”湘云笑道:“可是又见鬼了!我是不怕鬼的,等我打他一下。”因弯腰拾了一块小石片,向那池中打去。只听打得水响,一个大圆圈将月影激荡,散而复聚者几次。只听那黑影里“嘎”的一声,却飞起一个白鹤来,直往藕香榭去了。黛玉笑道:“原是他,猛然想不到,反吓了一跳。”湘云笑道:“正是这个鹤有趣,倒助了我了。”因联道:

      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

      黛玉听了,又叫好,又跺足,说:“了不得了,这鹤真是助他的了!这一句更比‘秋湍’不同,叫我对什么才好?‘影’字只有一个‘魂’字可对。况且‘寒塘渡鹤’,何等自然,何等现成,何等有景,且又新鲜,我竟要搁笔了。”湘云笑道:“大家细想就有了;不然,就放着明日再联也可。”黛玉只看天,不理他,半日,猛然笑

      道:“你不必捞嘴,我也有了,你听听。”因对道:

      冷月葬诗魂。

      湘云拍手赞道:“果然好极,非此不能对。好个‘葬诗魂’!”因又叹道:“诗固新奇,只是太颓丧了些。你现病着,不该作此过于凄清奇谲之语。”黛玉笑道:“不如此,如何压倒你?只为用工在这一句了。”

      一语未了,只见栏外山石后转出一个人来,笑道:“好诗,好诗,果然太悲凉了,不必再往下做。若底下只这样去,反不显这两句了,倒弄的堆砌牵强。”二人不防,倒吓了一跳。细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妙玉。二人皆诧异,因问:“你如何到了这里?”妙玉笑道:“我听见你们大家赏月,又吹得好笛,我也出来玩赏这清池皓月。顺脚走到这里,忽听见你们两个吟诗,更觉清雅异常,故此就听住了。只是方才我听见这一首中,有几句虽好,只是过于颓败凄楚。此亦关人之气数,所以我出来止住你们。如今老太太都早已散了,满园的人想俱已睡熟了,你两个的丫头还不知在哪里找你们呢,你们也不怕冷了?快同我来,到我那里去吃杯茶,只怕就天亮了。”黛玉笑道:“谁知道就这个时候了。”

      三人遂一同来至栊翠庵中,只见龛焰犹青,炉香未烬。几个老道婆也都睡了,只有小丫头在蒲团上垂头打盹,妙玉唤起来现烹茶。忽听扣门之声,小丫鬟忙开门看时,却是紫鹃翠缕和几个老嬷嬷,来找他姊妹两个。进来见他们正吃茶,因都笑道:“叫我们好找。一个园子里走遍了,连姨太太那里都找到了。那小亭里找时,可巧那里上夜的正睡醒了,我们问他们,他们说:‘方才亭外头棚下两个人说话,

      后来又添了一个人,听见说大家往庵里去。’我们就知道这里来了。”妙玉忙命丫鬟,引他们到那边去坐着歇息吃茶。自却取了笔砚纸墨出来,将方才的诗命他二人念着,遂从头写出来。黛玉见他今日十分高兴,便笑道:“从来没见你这样高兴,我也不敢唐突请教。这还可以见教否?若不堪时,便就烧了;若或可改,即请改正改正。”妙玉笑道:“也不敢妄评。只是这才有二十二韵。我意思想着你二位警句已出,再续时,倒恐后力不加。我竟要续貂,又恐有玷。”黛玉从没见妙玉做过诗,今见他高兴如此,忙说:“果然如此,我们虽不好,亦可以带好了。”妙玉道:“如今收结,到底还归到本来面目上去。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检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林史二人皆道:“极是。”妙玉提笔

      微吟,一挥而就,递与他二人道:“休要见笑。依我必须如此,方翻转过来。虽前头有凄楚之句,亦无甚碍了。”二人接了看时,只见他续道:

      香篆销金鼎,冰脂腻玉盆。

      箫憎嫠妇泣,衾倩侍儿温。

      空帐悲文凤,闲屏设彩鸳。

      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

      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

      石奇神鬼缚,木怪虎狼蹲。

      赑屃朝光透,罘晓露屯。

      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

      歧熟焉忘径? 泉知不问源。

      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

      有兴悲何极? 无愁意岂烦?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后书“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黛玉湘云二人称赞不已,说:“可见咱们天天是舍近求远。现有这样诗人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妙玉笑道:“明日再润色。此时已天明了,到底也歇息歇息才是。”林史二人听说,便起身告辞,带领了丫鬟出来。

      黛玉和湘云是大观园里相对家庭条件差一些的贵族小姐,但是又都聪慧好学善作诗词,两个人的友情也很深厚。中秋之夜,别人在夜宴结束后都回去睡了,而这两位才女偏是情思未尽,于是逗留园中,一边赏月一边作诗联对。

      在她们吟咏的数句诗中,最为人称道的就是最后的对子“寒塘渡鹤影”和“冷月葬诗魂”。这两句诗,真把两位才女的才华给露绝了。

      冷月皎洁,园中静寂,只有寒塘中被惊起的一只白鹤展翅飞去,惊扰了静谧的环境。

      而两位多才的俏丽佳人,却是紧张地搜罗着好句佳词,力争在对诗联中不败给对方。

      此景此情,何等高雅!

      红楼梦中不乏一些经典的场景描写,这里的中秋月夜联诗一段,就是写得极佳的,作者功力已可见到。

      让人惊叹的是,我们一般人读《红楼梦》,仅仅从文学的角度理解情节,不善于引申分析过于晦涩深奥的成分。而刘心武潜心红学研究几年,竟然学会了索隐之术。据他分析,黛玉和湘云的联诗句子里,有期待皇太子将来登基改朝换代的隐含意思。据考证,“乘槎访帝孙。盈虚轮莫定”,原句为“待帝孙”,是被后人避讳改成的“访”字,于是意思就变了许多。这也是读《红楼梦》的一种说法,姑妄听之吧。

      有意思的是,一些版本的《红楼梦》中写的黛玉对湘云的“寒塘渡鹤影”的诗句是“冷月葬诗魂”,而有些研究者的意见是,这里应该是“冷月葬花魂”。他们的观点是:

      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黛玉位居首位。众位丽人都是花般人物,那么,黛玉自是当之无愧的群芳之首----也自然就是群花之首了。众所周知,黛玉是绛珠仙子转世,说是花魂,当然正确。

      而且,上一句湘云的出句是“寒塘渡鹤影”,从诗词写的角度来看,也该是对“冷月葬花魂”更为工整。

      在第二十七回《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中,黛玉写的《葬花吟》中有令人断肠的“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的诗句,这里点明的是花魂。

      黛玉看到那些枯萎的花朵,就如看到自己一般,并且还吟出了“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样的语句。最终,这却是她的悲惨命运。

      在第六十三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中,黛玉抽到了芙蓉花,众人都道:“这个好极,除了他,别人不配做芙蓉。”

      到了第七十六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湘云写的诗句是寒塘渡鹤影,鹤为动物。倘若黛玉对的是冷月葬花魂,这花是植物,与动物的鹤正好相称,符合联句的规则。

      况且在“寒塘渡鹤影”中,“鹤”是一个具体的意象,对“花魂”更好一点儿。毕竟,“诗魂”太过于抽象化了。

      “冷月”,“花魂”,在对诗当时的“夜”背景下,令人感到绝艳却凄凉。而一个”葬“字,优雅却充斥哀愁,联系到黛玉最后美丽却悲惨的结局。“冷月葬花魂”一句完美地、不露声色地暗道了黛玉最后的结局。

      余亦同意以上的观点。

      按照通常的红学知识,《红楼梦》前八十回是曹雪芹写的,后四十回是高鹗写的,曹雪芹所写的应该更加符合原意。而这第七十六回,已经是前八十回的接近末尾,作者所写的贾府已经出现了即将衰败的前兆,有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林黛玉和史湘云在月华似水的中秋夜晚难以入睡,联袂留在院中吟诗联句,其中情由真是让人读后百感交集。

      对黛玉和湘云,绝大多数的读者是寄予同情的。这两个少女善良多才,不会巴结人和陷害人,也不会在贾府当权的人面前装傻卖萌,而且家里的经济背景都已不能与有钱的薛姨妈家里相比。这两个少女在大观园里,是属于正直的纯洁的那个类型的,没有世故和虚伪,待人接物直来直去,有时不讨人喜欢。但是,这样的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女性,却为很多读者所喜爱。

      对余来说,黛玉和湘云两位少女中秋月夜联诗的情节,总是深深地留在记忆之中,已经成为每次重读《红楼梦》必会重温的经典章节。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