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弹 >

    宋鸿兵其人与《货币战争》其书

    时间:2014-11-10 16:33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宋鸿兵其人与《货币战争》其书 (1) 初识宋鸿兵 -- 班上来了新同学我1983年到 1986年在四川师大附中读高中。当年的川师附中是和成都7中等5所中学并称省重点高中。宋鸿兵是高一末期从成都5中转来我们班的。宋鸿兵是个典型的书生,中等个儿,戴个眼镜,文质彬彬

      宋鸿兵其人与《货币战争》其书

      (1) 初识宋鸿兵 -- 班上来了新同学我1983年到 1986年在四川师大附中读高中。当年的川师附中是和成都7中等5所中学并称省重点高中。宋鸿兵是高一末期从成都5中转来我们班的。宋鸿兵是个典型的书生,中等个儿,戴个眼镜,文质彬彬的。但他很快得了一个外号,与他的形象并不符。这个外号肯定是我们班的某个同学取的,但我一直不知道是谁。他的外号叫 “宋帮主”,据说是从当时流行的电视剧《霍元甲》中来的。《霍元甲》中有个斧头帮的帮主叫宋帮主。我对剧中的宋帮主没有太多印象。大家叫宋鸿兵宋帮主,我也就从善如流,也叫他宋帮主。叫得久了,大家反而忘了他的真名。以至于有一次我妈来找我,在宋鸿兵家楼下大叫“宋帮主”。宋鸿兵的邻居不知他的外号,就跟我妈说,我们这里没有“宋帮主”。哈哈,年轻时的事真是好玩啊。有一次宋鸿兵故作神秘地跟我说:“你知道吗?我的名字拆开了是什么?”我没有多想,就说 “不知道”。他很是得意地说:“鸿字拆开就是江鸟,宋鸿兵拆开就是宋江鸟兵--我是宋江的鸟兵啊”我当时哈哈一笑,觉得此人不太一样。哪有主动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的啊?宋江的鸟兵不是什么好炫耀的哦。(2)红学与写诗慢慢地,我发觉他与一般的理科生的确很不一样。当时已经是高二了,高考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同学们在一起一般会谈点数理化或英语什么的,但宋鸿兵却喜欢跟大家推荐红楼梦及红学。这在理科生里面简直是个“异数”。红楼梦大家都多多少少读过,但把红楼梦当教材读的却没有几个。老实讲,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觉得中学生不读红楼梦也罢。整天“宝哥哥,林妹妹”的,怕是要乱了定力。

      宋鸿兵除了推荐红楼梦以外,还鼓励大家写诗。并大力提倡诗要有诗意。我反复问他什么是诗意,他也没有说出所以然。问得急了,他就背几句名诗,然后反问我感觉出诗意了吗?我中学成绩很好,初中考高中时是川师附中第一名,成都市前十名。高中在年级也是名列前茅,被保送到南开大学。但这个“诗意”却难坏了我。后来我故意写了首打油诗,问他有没有诗意。原诗是这样:头上电灯光,照着一锅汤。汤里放点姜,喝起来真香。两个人读后,笑翻在地。现在想来,在紧张的高中生活中,这点开心是多么难能可贵。在宋鸿兵的启发下,我后来对诗词逐渐感兴趣。主要在朦胧诗和古词方面,此乃后话。信手拈来一首, 显显文采:清平乐 出国深造 出国深造,豪情关山报。十年不闻故国闹,算来半生浮躁! 遥望神州欲晓,对却伤春恨少。世事随人空老,一封家书称好?这首词我也E-mail 给了宋老兄, 很奇怪, 当年鼓动我写词的人现在对我的“杰作”居然无动于衷,这世界变化快啊!(3)略显早熟80年代的中学生在两性关系上还是非常保守的。现在想起来保守得有点矫枉过正, 比如男女生一般不说话。我们班男生大多在家里是老大,属于文革开始后父母所生第一胎。而宋鸿兵是家里老三,上有大哥和二哥。两个哥哥当时已经在恋爱的年龄。宋鸿兵耳濡目染,自然比我们更早一些接触这些事情。我们年级当时也出了几樁男女生亲密接触的“事件”。但宋鸿兵本人并未有这方面的事情。网上有人说宋鸿兵早恋,调戏女同学等等, 完全是子虚乌有。但他有时会有意无意把话题往这边引。比如他会说某班的女生很漂亮,问我们有没有注意。我们一般也是一笑置之,并不想往这方面深入。当时的电影电视在这个话题上也十分保守。这件事上反映出宋兄喜欢纸上谈兵,但缺乏实际操作经验。当然我也一样没经验,但我就干脆不谈。(4)暑假来信高二的暑假,我收到了宋鸿兵的一封信。这是他写给我的第一封信。现在的人很难体会同班的两个男生为什么要写信?80年代的中国在通讯方面是相当落后的。我们没有电话,电子邮件,没有互联网,当然更不用说手机和短信。交通也主要以公车和自行车为主。放暑假后,宋鸿兵回他父母所在的成都地质学院。成都地质学院离四川师大有一定距离,骑车需要个吧小时。这封信,我如果愿意找,可能还存在我父母家中。信中主要劝我不要去学理论物理。80年代由于杨振宁和李政道的“诺贝尔奖”效应, 理论物理成为中华大地最热的专业。我当时物理成绩很好, 常常考满分。但我记得我并没有一定要学理论物理的打算。不知为什么,宋鸿兵就能洞察我的”心思“, 很诚恳地劝我不要去学理论物理。他的理由是竞争太激励, 也不一定可以搞出什么名堂。“识时务者乃俊杰。” 这是鸿兵兄在信的最后对我的劝告。现在想想, 宋鸿兵对有些事情的看法还是有相当远见的。 后来南开给我保送名额时, 明确提出除生化专业外,其他都可以选。我还是阴差阳错地选了物理, 后来在南开分专业时, 深刻感到理论物理太难, 就选了生物物理。如果我能早点考虑宋鸿兵的建议, 也许可以选个国际金融或者贸易什么的热门, 免得受那么多“洋罪”。(5)狂人日记和其他在中国读过高中的人自然都读过鲁迅先生的名篇《狂人日记》。鲁迅先生通过狂人之口道出了中国5千年的历史其实就是两个字 -- “吃人”。我和宋鸿兵对《狂人日记》进行了热烈地讨论, 其中的名句更是成为我们互相开玩笑的用语,比如,“赵家的狗为何看我两眼?”等等。 每每诵来, 开怀不已。现在我想来, 这篇《狂人日记》对鸿兵兄世界观的形成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一个高中生,过早接受了人类历史就是一部“吃人”的历史观, 那他走向社会后,会以怎样的眼光看待世界?吃人有两种。一种“明吃”: 就是大炮机关枪的开路, 烧杀奸淫, 为所欲为, 改朝换代, 攻城略地, 吃人不吐骨头,吃在明处。另一种“暗吃”:就是搞阴谋,悄悄地进村, 打枪的不要。神不知鬼不觉, 随风潜入夜,杀人抢钱于无形。《货币战争》是不是写的就是第二种?宋鸿兵成书的最早思想根源是不是来源于《狂人日记》?更让人感到奇妙的是,那位教我们《狂人日记》的语文老师, 退休后, 一头扎入股票市场,每日赶车去成都市中心的股市交易所,开辟人生第二战场。而我和宋鸿兵却分别在中美两国的金融市场搏杀。这其中的因果轮回,让人回味。其实, 那位老师何必教什么《狂人日记》,当初直接来《炒股日记》就好了嘛。免得我和宋兄走了许多弯路,最后大家又都殊途同归啊!(6)历史的惯性和共振

      随着交往的深入,我发现宋鸿兵的思维有一种特别的发散和跳跃。他很会把一些本来不向干的事情连在一起。有一次,我们在讨论一起历史事件时,他突然说: “这是历史的惯性。“ 我当时的感觉是耳目一新。因为“惯性“是个物理词汇。准确地说是牛顿第一定律讲的事。而他却用这个物理词汇来描述历史事件,对一个中学生来说,是相当超前的。还有一次,我们在讨论国共内战。他说:“共产党的党心和人民的民心产生了共振,这种共振的强大力量打败了国民党。“ Again, 又一次把物理学的概念用在历史事件的解释上。宋鸿兵跟我说过不止一次, “从表面上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事件中找出它们的内在联系是科学发现的一个捷径。“后来,宋鸿兵把这种发散和跳跃的思维发挥到了极至和吓人的地步,曾有一次吓出我一身冷汗。这个故事我会在后面讲。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对 《货币战争》的介绍中的一句话:“为什么美国总统遇刺的比例高于美军若曼底一线部队的伤亡率?“这是典型的宋鸿兵语言!把两件发生在不同的时空隧道里的事件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宋鸿兵从高中就长袖善舞于此!

      (7) 紧张的高三进入高三后, 气氛就变得十分紧张了,大家的目标就是一个--高考。80年代的高考要考三天,数理化生语政外共七门, 考试时间又是7月 7,8,9, 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可怜啊!中国的莘莘学子。这种一考定终生的考试制度多少有点中国几千年科举制度的影子。高三后, 题目明显加难, 大家的分数都不那么好看。宋鸿兵在班上大概是十来名到二十名之间, 具体多少名,我也记不清楚了。但有几件事印象很深。一是, 当时学了一个课文,叫《荆轲刺秦王》, 里面有一句:“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有一次跟成都石室中学互换题目, 我的化学考得连80也没有上。高中唯一一次80 分以下, 印象深刻。班上的同学也是叫苦连天。 但宋鸿兵很会自嘲, 把那句话改成了“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见分数兮一去不复返!”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二是,那位教我们 《狂人日记》的语文老师恰恰是我们的班主任。不知他是喜欢宋鸿兵还是不喜欢,每每分析高考形势,总爱提宋鸿兵。而这种提法, 在我看来, 是极度伤害学生自尊心的。作为一个几十年教龄的老教师, 是不应该这样说话的。他说:“从宋鸿兵往前数, 考重点大学应该没问题。。。”说一次两次, 大家没有什么。但每次都以“从宋鸿兵往前数。。。”开头, 就叫大家忍竣不止。后来, 一说“从宋鸿兵往前数。。。”话音未落, 同学们早就笑成一团。而我们的宋大文人, 也只有尴尬地跟着笑笑。但宋鸿兵脑子很快, 马上找到一个绝好的台阶 -- “这说明我是班上的中流砥柱!”鸿兵兄处变不惊, 逢凶化吉的本领在高中时就是我等望尘莫及的啊。转眼来到1986年一月八日, 离高考还有六个月。为了纪念敬爱的周总理逝世十周年, 学校组织大家写诗来悼念。在黑板报里边, 专门开了一个教师专栏。我们的语文老师也写了一首小诗,登在黑板报上。听说老师们写诗了, 我和宋鸿兵自然不会放过。我们语文老师的诗实在不敢恭维, 前两句是这样 “恩来天国回,卫星彩云陪。”我问宋鸿兵:“帮主, 你觉得这诗有诗意吗?”两人四目一对, 会心一笑。那个时代的人民群众对周总理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周总理去世的时候,我刚上小学一年级。学校组织开追悼会, 老师学生泣不成声。每个人要上去给总理遗像鞠一个躬。有的女老师在鞠躬时,眼泪就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中国人民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民啊!在文革后期,整个神州大地天怒神怨,大家敢怒而不敢言。而恰恰在一月这个滴水成冰的日子,敬爱的周总理带着一肚子的话,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中国。十年后,中国已经走向了改革开放的大道。周总理提出的“四个现代化”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最强音。如果总理天上有知, 看到中国今日之强大, 该是多么欣慰啊!(8) 最后一学期高三最后一学期开学后, 气氛更加紧张。人生何去何从,在此一搏。宋鸿兵的父母主要住在成都地质学院,一般周末他都要回去。但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后,他回家的时间就少了。周末就关在家里学习,一日三餐都在食堂解决。高三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开学后不久,我很意外地被通知有一南开大学的保送名额,问我去不去,必须在当晚答复。和父母商量后,我就答应了。但在选专业时,我没有三思, 就选了物理。如果我当时能想起宋鸿兵的劝告, 也许应该多想想。不过,那时年轻气盛,没见过世面,总觉得自己是根葱。后来钉子碰得多了,就知道自己其实连根葱都不是。“识时务者乃俊杰。“ 鸿兵兄在这点上比我先知先觉,他自己就选了东工“自动化”这样热门的专业。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在物理学上打下的功底,对我今日在金融,房地产市场的搏杀是有帮助的。今日华尔街好多做金融模型的都是从物理专业转过去的。人生难得糊涂,不必太计较!保送后,我就比较悠闲。有时也去学校,帮一些学习落后的同学。有些学习好的同学也会拿一些题目来问我,大家一起讨论。但宋鸿兵从来没有问过我任何学习上的问题,never.我当时没有注意到这点, 现在想起,鸿兵兄内心还是自视其高的。非常上进,非常不服气。我们当时一个讨论的热点就是牛顿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还有马克思的哲学。我有时也写写诗,多是些“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东东。写好后,我就拿给宋鸿兵看。他有时赞扬两句,有时提点意见。四川师大附中坐落在成都东郊风景秀丽的狮子山。一条蜿蜒的铁路静悄悄地从小山坳的底谷穿过。这就是成昆铁路的起点。铁路两边的小山坡上种满了桃树和梨树。春天来时,先是“千树万树梨花开”;接着就是“人面桃花相映红。”三月的阳光,撒在人的身上,温暖得就像情人的手。这时候,漫步在花间,或读书,或聊天,是神仙不换的时光。有时候,放学后,我和宋鸿兵就绕道去铁路边,一边走,一边聊。没有边际,没有题目,想到那里,聊到那里。从牛顿到马克思,从物理学到哲学。从中国的改革,到美苏争霸,再聊到我们的志向。“恰同学少年风化正茂“啊!80年代是中国思想界异常活跃的时期,方形未艾的伤痕文学后,又是大胆突破的改革开放。我们虽关在学校里面读“圣贤书”,但对社会上的敏感热点还是关注的。而宋鸿兵对此又表现得特别突出,他是第一个向我灌输青年精英要从“科学家”向“企业家”转换的人。而我当时还是满脑子要当“科学家”的想法,对此新鲜提法,一时也没转过弯来。去年底,鸿兵兄借《货币战争》的东风,回国当上宏源证券公司的融资结构部的总经理,算是实现自己年轻时候作“企业家”的夙愿吧。在此遥祝鸿兵兄高鹏展翅,大展宏图!(9)高中的第二封信高考前的最后几个月,大家都拼命了。我是西线无战事,但也不好意思天天跟人侃大山。最后几个月,我跟宋鸿兵的交流就少了很多,但他答应我,高考完了那天不回父母家,好好跟我聊聊。不光是我,班上好多同学都觉得宋鸿兵能开启新的思维,愿意跟他聊。一考定终生的三天结束了,照例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宋鸿兵如约地留在川师新三舍的家,没有回成都地院的父母家。吃过晚饭后,我们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电影过后,我们在川师大的校园里散步。我知道他报了东北工学院的自动化专业,但我没问他考得如何。高三结束了,一个阶段要了结了,而一个更新更辉煌的时代在等着我们。我们既对新时代的到来心潮澎湃,又对即将翻过的一页念念不舍。那天鸿兵兄“疲惫还剩下黑眼圈”,但仍然兴致勃勃地跟我聊到很晚。我要去天津是肯定的。但他能不能去沈阳还是未知数。天津沈阳本也不远,“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发榜的日子到了,宋兄如愿考入东工。我当时觉得挺不错的,但他人已去了北戴河渡假。不久我收到一封他从北戴河写的信,信中多少有些惆怅。信中说,他漫步于北戴河的海滩边,当海水浸泡他的双脚时,让他思绪万千。他为自己没有考上更好的学校而遗憾,并祝贺我是个成功者。我当时觉得他反应过度了。考上东工也很不错啊。一个高中生嘛,说成功失败还太早吧。宋帮主文质彬彬的外表下是一颗永不服输的心。高中就这样结束了。9月开学后,我们各自去自己的学校报到。再次见到鸿兵兄已是大一的寒假。最后以一首《相见欢 怀旧》结束高中篇酷颜孤作残楼,心如酒。薄衣清袖,粗茶品深秋!落叶满,东湖漫,是乡愁!还有多少故人在怀旧?(请看 (二)大学篇)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