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弹 >

    许镜清:“韩寒应该送我一张电影票”

    时间:2014-12-14 00:1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许镜清:“韩寒应该送我一张电影票”
      ■ 都市时报记者 杨海冬

     

     

     

      许镜清与“沙僧”闫怀礼合影

     

      许镜清与“唐僧”迟重瑞合影 受访者供图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女儿情》 (杨洁/词 许镜清/曲)

     

      说老版《西游记》是至今最受欢迎的国产电视剧,相信不会有什么争议。而提到《西游记》,就一定得说说许镜清。

      近年来,1986年版《西游记》的重播纪录连破新高,剧中以《敢问路在何方》为代表的音乐和歌曲红遍大江南北,而作为这部经典剧集的总作曲人,很多人却对许镜清知之甚少。   

      “低调做人,高调作曲”是许镜清一直以来恪守的人生格言。如今,为了完成毕生的三个愿望,年过七旬的许镜清决定改变思路,“高调做人,高调作曲”。

      曲子进了《后会无期》,报价6万元

      音著协给许镜清打电话,说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里想采用《女儿情》。许镜清报价6万元,对方爽快地同意了。

      

       近30年来,86版《西游记》重播多达3000多次,成为了中国电视史上重播率最高的电视剧之一。人们百看不厌,在津津乐道当年演员的演技、令人捧腹的 台词的同时,对剧中的音乐和歌曲同样也是百听不厌、且广为传唱。《敢问路在何方》一语几乎道尽唐僧师徒取经路程的艰辛,《女儿情》道出了女儿国国王爱恋唐 僧的心事,还有佛音袅袅的《晴空月儿明》,充满异域风情的《天竺少女》……

      敢问剧中14首歌曲、33段配乐出自谁人?那就是86版《西游记》以及张纪中版《西游记》的总作曲——许镜清。

       2014年10月初的一个周六下午,在滇池路阳光酒店写字楼“中创美视影视公司”的会客室里,虽年过七旬,却精神矍铄的高产作曲家许镜清出现在记者的眼 前。他此次受邀携导演来昆,参与两部电影剧本的研讨。这两部电影预计于明年春节前在云南开机,届时,许镜清将为筹拍的电影打造原声音乐。

      许镜清与电影界的合作,最为人熟知的事情可能就在今年。

       今年7月底,电影《后会无期》亮相银幕。担任编剧及导演的韩寒在影片中使用了歌手万晓利翻唱的《女儿情》,不仅是对经典名作的致敬,还显露了他独特的音 乐品味。这个细节,使无数韩寒的同龄人对《后会无期》印象深刻。万晓利版的《女儿情》也随之迅速蹿红,成为音乐网站上播放得最多的歌之一。

      “我没看过《后会无期》,倒是在网上看到网友对翻唱版《女儿情》的种种好评。看来,韩寒应该送我一张电影票!”许镜清幽了一默。

      《女儿情》被《后会无期》用作插曲,其实出乎许镜清预料之外。老人回忆,有一天,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主任给他打来电话,说韩寒的电影里想采用《女儿情》这首曲子。

       如果按照歌曲的影响力、传唱程度,以及对电影的票房预期,许镜清完全可以报一个高价。更何况,无论找谁新作一首曲子,价格肯定不低,而且未必有影响力。 但是,许镜清毕竟不是商人,他只是一位艺术家。考虑到对方使用的时间不算长,所以只报出了6万元的价格。“音著协后来回话,说对方很爽快地同意了。”

      这6万元,由许镜清跟杨洁(《西游记》导演,《女儿情》词作者)平分共享。“我给杨洁去了电话,她很高兴,说那么多年也没挣这么多钱。”

      这次版权交易很顺利地敲定了。不过许镜清透露,他至今还没见到这笔钱。

      与老人的愉快交谈,就是这么从《后会无期》及《女儿情》开始的。

      《女儿情》是这么唱出来的

      创作《女儿情》时,许镜清按照原唱者吴静的声音来定调。曲子与电视剧一起走红了,但原唱者一直没红起来。    

      

      《女儿情》这首歌,来自86版《西游记》第16集《趣经女儿国》。女儿国国王对东土来的圣僧一见钟情,深深爱恋。配上此曲,情意绵绵的画面瞬间定格在许多观众的脑海里。这首歌迅速在全国传唱,影响力甚至不亚于《敢问路在何方》,尤其是女观众特别喜欢它。

       许镜清回忆,自己在北京城的公园里遛弯时,也经常能听到这首曲子。说到自己的成就,身着深墨绿条纹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戴着茶色眼镜的许镜清淡定 自若,语气中更多的是由衷的满足:“我从来没对外发过这首歌的伴奏。但是,网络上流传着很多翻唱的版本,而且有些唱得很有特色,很棒!这也说明大家都很喜 欢我的音乐!”

      说起《女儿情》的录制过程,许镜清抿了一口茶,娓娓道来。

       这首歌的原唱,是东方歌舞团一名普通的歌唱演员吴静,她1985年进团时还是个年轻小姑娘,名气不大。许镜清听了吴静的演唱,发现她懂得两种唱法——通 俗唱法和民族唱法,而且她唱歌“很用心、很动情”。因此,《女儿情》谱写时也用了两种唱法,并且按照吴静的声音来定调。

      人美歌甜的吴静演唱了《西游记》的三首插曲,也是为此剧唱得最多的一位歌手。但是,她是一个老实、不重名利,不会宣传自己的人,属于“歌红人没红”。

      《西游记》热播后,许镜清的歌四处传唱,他希望唱歌的吴静也能走红。许镜清曾数次打电话给吴静,希望她能把演唱的“西游插曲”拍成MV,可是吴静出于各种原因,还是没有完成。对此,许镜清一直深感遗憾。“别人想唱,我没给;给了她,她不懂得推广自己。”

      2013年下半年,上海电视台一位驻京的男记者告诉许镜清,有个叫万晓利的歌手翻唱了《女儿情》,唱得不错。没过多久,这位记者又致电许镜清,邀约他一同去看万晓利在北京798举行的音乐会。那是一场小型的音乐会,万晓利唱了十多首歌,最后一曲就是《女儿情》。

      演唱结束后,许镜清与万晓利见面、交谈,并告诉他自己就是《女儿情》的曲作者。那一天,许镜清也对万晓利发出了邀约:“如果有一天,我举办音乐会,可以请你参加我的音乐会演唱吗?”万晓利满口答应。

      2014年5月18日,吉林卫视以大型音乐栏目的形式,制作了一期“许镜清作品音乐会”,事前许镜清曾邀约万晓利,可惜的是,万晓利因故没能参加。

      创作《女儿情》花了一天半

      “剧本写得很美,拍摄的景象也很美。配合女儿国国王的情感转折,我在编曲上,就有了一个六度的跳跃……”

      

       许镜清此前受访时多次透露,《西游记》片头2分40秒的音乐,也就是“当当叮当,当当叮当……”的前奏,创作灵感来自临时工敲饭盒。有了灵感就有了思 路,后来,许镜清在编曲里面采用了电声,用了电吉他、电子鼓,并由此开创了在中国电视剧配乐中,电子音乐、民乐、管弦乐结合的先河。

      那么《女儿情》又是怎么来的呢?回忆此歌的创作历程,许镜清更加兴奋。

       当时,杨洁导演拍完女儿国那一集,让许镜清为女儿国国王写一首歌。许镜清记得,那一集“剧本写得很美,拍摄的景象也很美,小园香径,亭台楼轩,杨柳依 依,红叶艳艳,一双鸳鸯水中徘徊,虽在人间,却似神仙”。看到如此场景,许镜清脑海里自然也浮现出很多美妙的音符。于是“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这一小 节的旋律就最先跃

       于纸上了。他一边唱,一边讲解:“女儿国国王是为了在唐僧面前展示自己,歌词并非询问的语气,而是她非常肯定地告诉唐僧,她很美丽。之后的情感转折,是 女儿国国王在向唐僧表明心迹,为了唐僧,她可以将王权富贵全部抛弃。配合歌词,我在编曲上,就有了一个六度的跳跃.....”说到此,老人的情绪异常高 涨,神采飞扬,夹着香烟的手指也随之跳跃舞动。

      一首看似简单的三段体,只用了一天半时间就完成了。杨洁导演在电话那头说:“唱来听听。”嗓音欠佳的许镜清才哼唱了三句,导演就说:“不好听。”许镜清只好邀约她次日到录音棚听完整版。

      第二天,杨洁来了,一听旋律,就非常喜欢。她觉得,吴静完全唱出了女儿国国王柔情似水、深深爱恋唐僧的情感。也正因为杨导对《女儿情》的喜爱,在录音棚里,她直接把阎肃写的原词给改了,总体词意没有改变,但是措辞改得更加细腻、更加贴切了。

      “老太太(杨洁)当时很兴奋,拿来了卡带,要求给她多录几版,然后挨个给电视台领导送,见人就放一遍。”许镜清说,作曲作久了,看词、理解词的能力也更加具备了,碰到好的词,也能激发起他作曲的灵感和欲望。

      一首情真意切的歌词,许镜清用最简单的音符,写出了观众最易接受,最易传唱的歌曲。《女儿情》被翻唱的版本数不胜数、被改编成各种不同乐器演奏,经久不衰,堪称电视剧配乐之经典。

      恩师与母亲,影响了他的一生

      母亲艰苦抚养他长大,鼓励他献身音乐;恩师毫无保留对他倾囊相授,最终成就了许镜清的音乐事业。

      

      许镜清是一位情感丰富的老者。在3个小时的采访中,只要谈到音乐创作时,他总是情绪高涨激昂,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而聊到他的恩师汪立三和含辛茹苦抚养自己的母亲时,老人脸上又总会流露出淡淡的悲伤。

      说到汪立三,最被人熟知的是他的作品——如今不少琴童苦练的考级曲目《兰花花》。这首钢琴九级考级曲目,是汪立三上大一时自行摸索的处女作,当时,他连作曲课都还没上过。这首带有典型陕北信天游风格的作品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新作品音乐会上演奏后,立即获得一致好评。

       1961年,许镜清考入哈尔滨音乐学院作曲专业。那时班里作曲组学生只有3个人,汪立三教授正是他的老师,两人的关系亦师亦友。汪立三同情许镜清家境贫 穷,赏识他的出众才华,因而将自己的声乐知识倾囊相授,还将乐器室的钥匙给了他,以便随时练习。这让许镜清受益匪浅,进步神速,很快成为学院里出类拔萃的 佼佼者。

      许镜清称比自己大9岁的汪立三为“汪立mi”(简谱里,3唱mi),汪立三给许镜清上课,常常以聊天的形式,活灵活现地讲例子。启发式的教育让许镜清至今仍记得恩师的授业核心:“音乐要一直出新”。

      汪立三一生境遇坎坷,晚年还患了老年痴呆症。“即便他那个样子了,他依然能作曲……”说到这里,许镜清深深地吸口烟,目光望向远方。

      母亲对许镜清的影响,更是深入骨髓。许镜清出生在山东龙口,1岁就跟随父母到了东北,他从小喜欢音乐,是听着母亲哼唱的山东小调、父亲喜欢的上海老歌曲以及东北二人转长大的。

      “我小的时候,家里穷得要命,五六岁就得去捡煤渣。”作为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许镜清本应该挑起家中的大梁,可热爱音乐的他,却在高中毕业后,在母亲的支持下报考了音乐学院。

       “我15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母亲没有工作,我真的难以想象她是如何维系生活,供养我上大学的,每次给我寄学费,都是可怜巴巴的三块五块的。”想起母 亲为自己的付出,许镜清红了眼眶。他很心疼自己的母亲,在校期间,为了不让母亲给自己寄钱,他一边省吃俭用,一边想方设法赚生活费。最让他开心的,莫过于 一次教三个孩子弹钢琴,每个月能挣十块八块。这笔“不菲的收入”,对于一个穷学生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帮助了。

      “他们说我是县里(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的大孝子。我觉得自己不算。19岁考上大学以后,我就离开家,离开母亲,未能待在她身边尽孝道。可换种说法,我又觉得自己算是出人头地,达成了父母望子成龙的心愿了。”

      “还差50万,就能开个人音乐会了”

      作品脍炙人口、传唱无数,但这位老人至今还在为一个未了的心愿奔忙:募集150万元,开个人作品音乐会。

      

       “我此生有三个愿望。一是出一本书,这个愿望在去年实现了,我的书《西游记的音与画》已经出版,日后,我还将印制第二版,拿出部分回赠那些一直以来支持 我、追随我的乐迷朋友。二是办一场音乐会,这件事操办推广至今,略有眉目,但是,只要一天没有落到实处,我还得继续努力。第三个愿望就是写一部歌剧。”许 镜清说,自己的后两个愿望尚未完成。

      采访的间隙,许镜清接了两次老伴的电话,电话那头,老伴似乎不太放心,叮嘱他外出要照顾好自己。许镜清轻声对老伴说:“我知道了,我正在接受采访!”

       关于音乐会的想法,其实早有端倪。2012年4月7日晚上,许镜清曾通过新浪微博发出邀约:“我想开一场个人作品音乐会,不知怎么办?我一生低调,不登 大雅,不善交际,无人问津。百余部影视音乐,乐队作品,新老版《西游记》作曲。常暗自悲叹不知天下谁肯助我,何日能了此心愿。望有诚意的、善意的、愿意的 朋友及公司联系我。”

      此条微博被转发、评论数千次,也有不少人“声援”许镜清,希望帮他办音乐会。可两年多时间过去了,预算150万元的音乐会依旧遥遥无期。“求助微博”一事经媒体一番报道后,许镜清还卷入了一场口舌之争,主题是“是否该向《敢问路在何方》的演唱者蒋大为追讨版权费”。

      “其实,我和大为是好朋友,他还赠送过自己的书法作品给我。这件事完全是网络炒作,我跟大为谈过,他也谈不上差我钱。歌手每场演出是税后拿钱,该给我钱的是那些演出单位和文化公司。”老人澄清。

      之所以有这样的纷争,主要是国内版权机制不健全,版权协会的收费太低。这么多年来,许镜清确实没有拿到自己应有的版权费。

       版权费低到什么程度?几角钱、几元钱,就是积少成多,拿到手的也就几千元、不足上万元。许镜清举例说,《西游记》中的插曲“猪八戒背媳妇”当年被用作彩 铃,全国有五六十家网站使用了这首彩铃,下载量以数十万计,可他总共收到的版权费不足8000元,其中最少的是一家网站,给过他2.7元。他一直很纳闷, 不知道这2.7元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

      “开个人作品音乐会是我多年的夙愿,不开(音乐会),我真的很不甘心。”这么多年,许镜清身边也不乏一些拥趸,他们四处奔波,每次只要略有希望,许镜清总是亲力亲为,跟随着不断地去向可能赞助的企业去解释,不停地宣传。

      终于,个人音乐会有些许眉目了,目前已经有两家企业愿意投钱赞助音乐会。“已经募集到100万了,还差50万,音乐会就能开起来了。”

       至于最后一个愿望,许镜清也早已有了构思。25集的《西游记》,很多观众最喜欢最爱看的就是“女儿国”这一集。他准备将《趣经女儿国》改编成一部歌剧, 目前已经有了改编成形的舞台剧本。他坚信,只要有人愿意投资,一旦完成,这部歌美、人美、剧美的作品,将可以登上世界的舞台。

      “我从来没对外发过这首歌(《女儿情》)的伴奏。但是,网络上流传着很多翻唱的版本,而且有些唱得很有特色,很棒!这也说明大家都很喜欢我的音乐!”

      许镜清

      著名音乐人,国家一级作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音乐学会理事。曾先后为一百多部影视作品创作主题曲和音乐。

      对话许镜清

      “我还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都市时报:您是《西游记》的第八位作曲家,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成为《西游记》的总作曲?

       许镜清:很多时候,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可能会成就一个人的一生。1983年的时候,家里是没有电话的,但是,我有个同学在日本,常常会越洋给我打付费电 话,所以,我常常会去传达室接电话聊天。有一天,传达室来了电话,接起来竟然是找我的。那是我认识的一个乐队乐务,他让我第二天下午去办公室找他,说有好 事。第二天,我如期赴约了。就这样,我第一次见到了央视的音乐编辑王文华。

       王文华跟我说,有一部50集的电视剧想找作曲。我一听就愣了,因为那年头,电视剧拍不了多少集,这一下子蹦出50集,有点不可思议。当时,王文华给了我 一首词,那就是“生无名本无姓”,但是,写完录制完之后,导演还是没有拍板,直到杨洁听了我创作的另一段音乐‘欢乐的花果山’,花果山就是有一堆小猴在那 里蹦蹦跳跳的,我那个音乐用了电吉他,当时这个音乐配上画面以后,杨洁一看,立刻大呼,哎呀,这个太棒了,就这个作曲的,不要换了,就是他了。等于这一分 钟的音乐把我成全了。后来《西游记》的作曲就一直是我了。

      

      都市时报:有种说法叫“一首曲子,多知唱者,少知词作者,无知曲作者”,您怎么看?

       许镜清:音乐界其实是有相当一批人是被严重忽略的。我虽然说自己要高调做人,高调作曲。但是我高不起来呀!我是农业电影制片厂(现在的中国农业电影电视 中心)唯一的作曲,为50多部农业科教片作曲。可农影一直不太重视我,可能也因为我太过直爽,不避讳地太爱给领导提意见,所以我一直是个国家二级作曲家, 直到2002年退休前,单位才给了我“一级作曲家”的职称。

      

      都市时报:现行的版权制度以及收费对您这样高产的作曲家是不公平的,为什么没有采用法律途径为自己维权?

      许镜清:我给你举个例子,有一年音著协去打一个关于盗版的官司,当时希望法院判罚盗版机构2-3万元。结果官司赢了,法院只判了1万元,付了律师费就所剩无几了。打官司,是出力、花钱不讨好的事情。

      

      都市时报:您之前把《敢问路在何方》的曲作版权授权给了腾讯公司一款名为《斗战神》的网游。这一次合作如何?您是否听了林夕作词,陈奕迅演唱的《斗战神》?

      许镜清:去年上半年,腾讯公司托人找我谈了授权的事情。当时我胃出血,还在住院。经过几次沟通,他们用了我5首曲子,签了3年半时间,算是比较愉快的合作。林夕我没有见到,他写的词我也没听太清楚,但陈奕迅歌确实唱得不错。

      

      都市时报:听说3D电影《西游记之女儿国》也邀请您重新灌录歌曲?能透露一下进展吗?

       许镜清:这部3D电影的导演(王健)是从加拿大留学回来的80后,他很有想法,希望汇聚全球最顶尖的技术来打造角色特效,全程采用真3D IMAX电影 机拍摄作品。目前本子已经出来了,我也参与开了几次会,提了自己的一些意见。算是接下了音乐创作的部分,不过距离电影开拍还有一段时间呢!

      

      都市时报:跟您约采访,您先后两次强调要下午2点半之后,这是为什么?

      许镜清:我过着颠倒黑白的生活,已经养成习惯了。以前在单位作曲,一般都工作到凌晨一两点,喜欢晚上写东西。我现在一般都睡到午后,然后两点钟吃中饭。我已经30多年没有见过北京的太阳了,也20多年没做过什么运动了。    

      

      都市时报:听说您有一个儿子?他学习音乐吗?

       许镜清:我只有一个儿子,没什么音乐天分。记得他8岁时候,我给他买了钢琴,结果他学了半年就不学了,说自己不喜欢音乐。到了20多岁的时候,儿子反而 问我,为什么当年不逼他继续学音乐?我就说,如果你不喜欢,我不想勉强。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现在他在北京做汽车拉力赛,有自己的车场,事业刚刚起 步。所以,我还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儿子前年结婚,我给他买了套房,现在还有50万的负债呢。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