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评弹 >

    愿你已放下,常住光明中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 点击:
    人在花里胡哨的童年总对热闹煊腾的新奇玩意儿感兴趣,长大后才能逐渐品出冷清的好儿,我又后知后觉,多年后无意清点才惊觉年少无知时一扫掠过而今却愈发令我着迷倾心的角儿,几乎清一色全是香港人,或者饱含香港特色:王菲,杨千嬅,张曼玉,梁朝伟,梅艳芳,
    人在花里胡哨的童年总对热闹煊腾的新奇玩意儿感兴趣,长大后才能逐渐品出冷清的好儿,我又后知后觉,多年后无意清点才惊觉年少无知时一扫掠过而今却愈发令我着迷倾心的角儿,几乎清一色全是香港人,或者饱含香港特色:王菲,杨千嬅,张曼玉,梁朝伟,梅艳芳,以及张国荣,等等。我爱香港。台湾其实也好,可温文尔雅的中庸气太重,总叫人想起传统剧目里一派和气团圆惠畅的才子佳人,美则美矣,然而始终力度稍欠。香港妖气重,规矩向来是被打破的,我喜欢那股子我行我素无法无天为非作歹惊世骇俗的狠劲儿。

      
      
    这次要说张国荣。

    我原本想说张国荣不是怀旧感的古典美男子,他偏又浓眉大眼,我却始终不觉得张国荣是好看的男人。梁朝伟目光温柔,对世界充满了婴儿般无辜的警觉,像一只无害驯良的食草小动物,毛茸茸的;张国荣比他冰得多,即使惯常的亲热戏,也总眼神飘忽迷离,仿佛陷在另一世界,困住了,或在躲。他从来不是英俊或绝美的男人,不清瘦,也不温暖,然而我记住他裹紧薄毯蜷缩于沙发一角嘤嘤哭泣时楚楚可怜哀恸而不失倔强的模样,之后他便眉目含情两眼放光了——他的眼睛那样亮,粲然似星杳如梦。

      
      
    其实我不算怀旧的人,即算怀旧也怀不到香港;不仅不怀旧,而且从不回头。但是我总不忘憧憬逝去的某个年代,有岁月的余香,而未发生我的故事。有人说,怀念的其实不是风华绝代的年头,而是那些年风华正茂的人。作为一个擦边儿的九零后,二零零三年,港人念念不忘的巨星陨落之年,哥哥从窗口飞下,那年我才十二三岁,看到电视报纸到处大篇幅的报道不明所以。姑姑解释说,张国荣就是《倩女幽魂》里的宁采臣。——哦,原来是那位痴情的傻书生。
      
    我对张国荣最初的印象仅限于此。现在依然不多。苍绿有天向我推荐哥哥的《玻璃之情》,说这歌名未免太露骨了。说实话我听完这歌反复几遍,没任何感觉,但我鬼使神差下全了一张哥哥的精选集整五十一首歌,印象里慢歌居多,且几乎尽是苦情歌。我掺进了自己的心绪,于是它们饱含深情。
      
    我常想孤身大半辈子的一个人,镁光灯再闪耀,阴影里仍是孤苦的凡人。缺爱太久,警惕稍纵,寂寞便不经意难掩地流淌出来。一峰写道,梅艳芳在最后的演唱会上穿起了早就为自己备下的婚纱——再不穿就永无机会了——不奇怪她即使出演喜剧,寂寞也常无孔不入潜入眼眸,如远途浪人挥不去的疲惫。哥哥也是,我不知他情路顺逆,然而除了寂寞,他脸上还充塞了疏离、防备、漠然、阴翳及重重心事,比典型更深重的港式大寂寞,你若懂,定过目不忘伤满心怀。
      
    我常担心人到中年我便是这种表情。
      
    林夕在接受采访回答有没有可能跟黄伟文一样办场个人作品展时,断然否定了,他说,有些人再请不到了,比如张国荣,而有些人他不会请,比如王菲。人们都说林夕跟王菲天生一对soulmate,“无名分的夫妻”,我明白这两个同样不火热的人,都只会等命和交换轻蔑,对一切逆来顺受。其实我更关心和暗中揣测的是,夕爷对哥哥如此难以释怀,他究竟对他抱了怎样的感情,有多深。
      
    据说哥哥离世后老爷万分自责跟内疚,总埋怨自己那时也正发着抑郁症,填给哥哥的词也都是晦暗无光的,因此他后来才逼自己修炼快乐,写豁达的歌,为了他继续好好活。只可惜,过去便过去了,谁都无权悔棋重来,每年四月一日,顽笑与讽刺反面,依旧有无数醉心香港表情的男女自发起来,缅怀那个目光如炬的男子,入戏与疯魔,他挣扎了一辈子也未熬过生死劫,然而他曾真真切切洒下遍地不起眼的温暖。(文/catish dog)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