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话 >

    白狐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咫天天涯的伤心,等待太过漫长。如果你爱我,请别忘,有时遗忘也不失为一种美好。 烈日当空,大地土炎气蒸蒸。古道上一位少年步伐酿仓,从天地交接的炙热热浪海中,拖着疲惫身躯螨跚而来。身躯晃动,渐行渐近。少年干净微黑的脸额上几滴汗水,在韶光下晶莹剔

    咫天天涯的伤心,等待太过漫长。如果你爱我,请别忘,有时遗忘也不失为一种美好。
    烈日当空,大地土炎气蒸蒸。古道上一位少年步伐酿仓,从天地交接的炙热热浪海中,拖着疲惫身躯螨跚而来。身躯晃动,渐行渐近。少年干净微黑的脸额上几滴汗水,在韶光下晶莹剔透。薄薄的唇因失水分而裂起青皮。少年汗流浃背,布衫湿透。时不时抬手擦试满头的汗水。抖抖粘在身上的衣衫。少年抬起疲倦而涣散天力的眼睛,眼中的影象晃动、重叠、分离。一棵树,两棵,三棵树虽没有看清是几棵树,但可以断定是树。一丝惊喜掠过少年脑海,身体一机灵,全身亢奋起来。迈开脚,三步并作两步,走至树前伸手扶住粗壮树身。也忘了口渴,脸上一阵惊喜,
    口中喃喃:“到了,到了······”
    少年绕过大树,见树后那口井。心中的欣喜更加几分。兀自自上前,拿起井旁的木桶丢进井里,摇晃井绳使尽全力向上拽。终于将水打上来了。少年一把拎起木桶举过头顶,猛的将水倾下,清凉的 井水浇洒了燥热的皮肤,湿润了干裂的双唇。缓缓流淌进喉咙、食道、肠胃,如龟裂的土地贪婪的吸允盼望久违的雨水。好不舒坦、爽快。一桶水倾尽,少年放下桶。跌坐井旁。全身的衣裳由汗水、井水淋湿透了。“咕隆咕隆”少年看着装满水而翻滚叫响的肚子,不由嘴角一乐。掠头向侧面一歪,眼角余光撇见井边几尺高的石碑。
    少年起身走过去,蹲下身仔细端详起来石碑刻有字迹:“此井乃上古菩萨观音大士所赐,菩萨见上京赶考人仕跋山涉水,不辞辛苦。特造此井,以解干渴之急。此碑乃后辈之立,以念观音菩萨仁慈之心。”
    少年读完,心即被菩萨仁爱感动,++++诚的默念观音仁慈之德,少倾,少年正要起身,眼光却落在石碑后一块白色绒毛上,心中大惑。遂上前看个明白这一望不禁怔住:
    只见一只全身洁白胜雪,无任何瑕疵的狐狸,正闭目横躺在那里。已经奄奄一息了。少年立刻醒悟:原来它也因干渴而昏厥了。便轻步走到白狐前,小心翼翼地抱起白狐生怕惊散了它气若游丝的气息。它轻轻呼吸的气丝吹拂鼻间的细须一张一驰,一拨一动饶是可爱。少年将它放在井台之上,又重新打上一桶井水,双掌合并掬一捧清水,缓缓滴入白狐嘴腔内,稍久,白狐慢慢张开眼,幽幽的眼低一潭清波,倒映着少年的脸。少年见白狐睁眼清醒过来,心中稍宽上,脸上又见欢喜,他将白狐抱起搂在怀里,用手抚摸白狐毛发,触感如此柔软、顺滑、轻盈。少倾,白狐竟在少年怀里轻呼憨声,径自睡着了。少年看着白狐,嘴角出一抹纯净而又羞涩的笑容。
    炎阳过后的傍晚时分,古道上,一个少年抱着一只白狐背到而驰,向着娜梦寐的遥远东方远去。身后阳殷红映得云霞灿烂炫目。 长芥抽丝随风扬。
    晚风拂过地面,卷起滚滚尘埃,在空中飘零、坠落,淹没古道上的脚印足迹。
    夜幕低重,一轮满月自东方然然升起。一坐败破古刹内,一位少年端坐篝火旁,怀里是那只熟睡的白狐。月光似烟若雾,倾泻刹内。少年放下白狐。漫步到窗前,望见庭院荒草蔓延,其中隐约可见一株矮灌,枝干上仅挂着一颗艳红的 红豆。
    少年思绪万络,怅惘释怀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拮,此物最相思。”
    他背手而立,仰首望月,欣赏着奥秘星空,怔怔出神。身后,白狐不知何时醒来,望着少年,月华似洗,光华下,少年全身泛着青色光芒。清风习来,发丝绸带纠缠拂乱。就这样,少年望月。白狐注视少年,各自心事泛滥。久久不能平静。
    清晨缕缕阳光透过木窗,斜照在少年脸上,白狐身上。祥和流溢,宁静如斯。几声清脆的乌鸣传入内。少年睁眼醒来,抬手柔柔惺松睡眼,站起身,伸展双手。走道门前,见外面骄阳妩媚,晴空万里,心中顿时爽朗。转身从随身包袱里拿出一些干粮,坐下来独自咀嚼起来。清晨鸟语花香,清风徐徐。白狐也醒来,休息了一夜,似乎恢复了不少体力。走到少年身旁,轻轻摇晃尾巴乞吃。
    少年看着白狐动作不禁笑道:“如此小畜,也通得人性,惹人开心。”
    说完掰捏手中干粮。放进白狐口中,白狐不顾许多吃得紧紧有味。一人一狐在这清晨古刹里咀嚼着干粮与丝丝阳光味道。温暖传递彼此内心。吃毕,少年整理包袱、衣裳。走道白狐前,张臂抱起,想到与白狐相处的夜晚如此温馨,但眼下科举的日子也日渐临近,不能再耽日延期了,不觉心中掠过几丝惆怅 ,无奈。

    生不舍道:“我虽与你萍水相逢,却能相处融洽,也算得缘分。可我大志未酬,不能再延误了,九在此别过吧。”
    说完,书生却苦笑:“一小畜,怎能懂得人语,真是多愁善感。”
    说罢放下白狐,背起包袱走至刹门口,回头望望白狐,又毅然走出古刹。向东边大道走去。却见古刹内,白狐双眼渐渐朦胧两滴热泪,从眼底谭波处泪滴顺着细毛缓缓流淌。狐亦斯,情亦斯。
    白狐无力趴下,眼中正看见草榻上一支棕色毛笔,它起身行至笔前,似乎想到什么,用嘴叼起笔,迅速奔出古刹。却不知少年行走多时。白狐奔至一陡坡,望见过膝的麦海里,少年支身单影,渐行渐远,最终模糊。白狐放下口中的毛笔,见笔杆上遵劲有力的刻有“许幻”二字,白狐极目望去,少年消失在麦海天际的交界处。


    Tags: 白狐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