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话 >

    胭脂泪 流年荒芜了心径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wanshehui.com 点击:
    流转在眉间心上的林花谢了春红,只怨时光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一首古筝曲《女儿情》断断续续的弹了半月终于弹熟了,寂寥的夜里,缓慢的往手上缠上玳瑁指甲。坐在琴旁,轻敛眉,思绪却开始飘飞。今夜无意弹琴,打开音响,清幽的曲调悠扬而出,捧一盏

        流转在眉间心上的林花谢了春红,只怨时光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一首古筝曲《女儿情》断断续续的弹了半月终于弹熟了,寂寥的夜里,缓慢的往手上缠上玳瑁指甲。坐在琴旁,轻敛眉,思绪却开始飘飞。今夜无意弹琴,打开音响,清幽的曲调悠扬而出,捧一盏清茶,静静的听着。有很多的时候,我会这样的消磨一个夜晚。

         冷风敲窗,更加衬托了夜的清冷和寂静。曲韵悠长,却难掩一季的苍凉。不记得是谁说的,旧时光是个美人,可是旧时光消磨了的是谁的心,谁的心,又经得起时光的消磨。曾经的唇红齿白谁又记得?谁又记得那些信誓旦旦,说什么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转眼却是相忘于天涯。曾有位同城的朋友说,我的心中藏着千山万水,其实,我的心只是一片湖水,没有一丝涟漪。又是谁说的,哀大莫过心死。那么浮华过后,留下的又究竟是什么?

         此时的北方,用萧瑟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一如我此时的心,冷到指尖也在发颤。几许轻愁,幽幽思绪,唯有把心事诉之文字。冷月清辉,写下这无绪的篇章。有泪湿睫,胭脂泪,谁人醉。一叠三叹,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