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话 >

    等你转身

    时间:2014-07-12 21:45 来源:悦读空间 作者:阿十 点击:
    我总会在梦里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我期待他转身,想看清楚他的脸,一直等了好多年。直到我遇到你的那一天。那看似很平常的一天,你微笑着从我身旁走过,我还没来得及更深的打量你的脸,你已转身走远。我也转身,依旧哼着歌在明晃晃的太阳下回家去,吃饭,看

       我总会在梦里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我期待他转身,想看清楚他的脸,一直等了好多年。直到我遇到你的那一天。那看似很平常的一天,你微笑着从我身旁走过,我还没来得及更深的打量你的脸,你已转身走远。我也转身,依旧哼着歌在明晃晃的太阳下回家去,吃饭,看那些没完没了的电影。

        直到深夜,你忽然来到我的梦里,还是那微笑和转身的一瞬,我却恍然明白,那背影就是你。

        于是,那场梦境连贯了起来。

        瞻云公主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平常的她眼光明澈没有哀伤,眼波流转时总是带着笑意,她时常想自己生的并不象母后,而此刻,她发现镜子里那个哀伤凄婉的自己,已经全然象了昔日的母后。
        镜子里的瞻云公主忽然嘴角上扬,自嘲的微笑了下。番邦就是番邦,消息也总是闭塞的,只知道自己是陈国皇后所生的嫡亲公主,却不知道她的母后早已去世多年,而父皇也已几乎遗忘了还有她这一个女儿。然而嫡公主的名分还在,陈国和亲,点名要她这个有名分的嫡公主,她如花似玉的姐妹们为此万分庆幸和欢喜了。
        的确该欢喜的,她们不需要去嫁年过七旬的吐蕃王。而她,则必须背负使命去国远嫁,只为南方叛乱,父皇要和吐蕃王借兵平乱。
        送亲的队伍明天就启程,她到了,吐蕃才能发兵。瞻云公主对着镜子叹了口气,叹气的瞬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有一刻又恢复了往日的娇俏。

        行路时,每个一个时辰,汪大人就会过来请安一次,瞻云已经有点烦了,这影响了她窝在轿子里睡觉,她用做稀奇古怪的梦来打发时间。
        而此时,轿子被重重的搁置在地上,瞻云公主被动的醒了过来,她还没来得及摇手说她没事,却发现周围似乎很乱,马的嘶鸣声和人的喊声混成一片。她撩开轿帘。
        护亲的兵将和一伙土匪打了起来,瞻云暂时定义那一群人是土匪了。她觉得她该做点什么,躲起来或者假装害怕的大喊大叫吗?她都不想,于是她什么也没做,只是那么看着。
        护送的兵伤亡了很多,瞻云忽然不忍了,或者她应该站出来对土匪们说要劫财劫色你们说明了吧,不必伤及这些无辜了。劫财就都给他们吧,劫色就跟他们走,也许当个土匪家的压寨夫人和嫁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头比起来也不算太坏。然而没有她嫁到吐蕃,就没有吐蕃的援兵,想到此刻,她又有一瞬间的黯然了,陈国不爱她,她还必须得爱陈国,不管为什么。
        时局有了变化,一群新出现的黑衣人横空而出,暂时这样说吧,瞻云实在没有看清楚那些人从哪个方向跑出来的。训练有素的一群黑衣人,好过土匪和陈国的亲兵,貌似他们是帮助亲兵的,很快,土匪败下阵来。
        一个同样黑衣的少年似乎是这群人的首领,他的剑法很好,瞻云看着那少年,那少年似乎发现了,忽然的转过头看向瞻云。他的眼睛很漂亮,似乎有点骄傲,他好像微微笑了下,瞻云连忙放下了轿帘,她觉得自己应该适当维护一下陈国公主的形象。
        那少年是吐蕃王的孙子柱石将军。瞻云听到这个消息后又叹息了一声,她将要成为那少年的祖母了,她将有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孙子,这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五天后,柱石将军站在轿子前告知瞻云,吐蕃的都城已经到了,瞻云将被安排在驿馆里休息,等待吐蕃王宫派人去迎亲。瞻云语调平缓的应声,没有一字多余,轿子里的她却表情哀伤。忽然,轿帘被掀开,柱石将军的脸近距离的出现在轿子里,瞻云有点惊诧的看着那张神采飞扬的脸。
        柱石说:我要发兵去陈国平乱了。
        瞻云该说些什么呢,有劳了,三个字吐出来,瞻云忽然发现她并不想说这句,她想说等你回来。她的脸忽然热起来,她想原来自己也知道害羞啊,这真是值得惊讶的事。就在她胡思乱想不敢去看柱石的时候,轿帘已经放下来,马蹄声很快远了。柱石走了,瞻云沉重的失望了,那沉重压在心口,她连叹气的力量都没有了。
        瞻云在驿馆里等了七天,没有等到吐蕃王迎亲的队伍,只等来了一个不知什么官职的老太监,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不是什么凤冠霞帔,只是一袭雪白的丧服。册封瞻云公主为云妃,即日进宫。瞻云公主被直接带到了吐蕃王的灵堂,和一群嫔妃们跪在了一起,吐蕃王昨晚驾崩了。
        瞻云有点窃喜,她此时一点也不介意成了寡妇,反而松了口气,开始憧憬起未来的很有前途的寡妇生活。她好奇的打量灵堂前跪着嘤嘤哭泣的嫔妃们,这些都是要和她一起守寡的女人们?她们看起来年龄差距有点大,年老的已经六十多岁的模样,年轻的也就二十几岁。真或者假,她们似乎都在忙着低头哭。
        瞻云感觉有人在看她,只匆匆的那么一眼,瞻云看过去时,她已经低下头去。瞻云还是看到了,那是一位眉眼极其温婉清秀的女人。瞻云碰碰旁边的丫头安儿,那是谁啊?安儿是吐蕃王宫派过来服侍她的侍女,有一半的陈国血统,这个吐蕃通早被瞻云纳为了自己人。是谁啊?你说话。安儿躲不过,小声回说:是宛妃,您的亲姑姑。
        安儿的消息不够准确,宛妃不是瞻云的亲姑姑,而是堂姑,她本是亲王的女儿,去国远嫁和番的前被册封了公主。那是十年前了,那时瞻云的母后还在世,宛妃来和母后辞行时,母后的眼泪落在裙摆上,一颗一颗,七岁的瞻云就站在母后身旁,惊诧的凝视着那眼泪。
        瞻云还在回忆,灵堂前忽然混乱了起来,一队身披盔甲的士兵簇拥着身穿孝服的柱石闯进了灵堂。柱石扑到老藩王棺材前刚看了一眼,一队亲兵护卫着一个藩王打扮的中年男人奔了进来。说他是中年男人似乎有点过分,细看时也就是三十几岁,然而他的面容威武又严肃,就又平添了几岁的样子。他是谁?瞻云小声问安儿。安儿却不想回答,瞻云再问,安儿才极小声的说,是六王子正云将军。
        那就是柱石的叔叔了,说是父亲那人年岁有点小,而且俩人明显在争吵,虽然他们的说的吐蕃话瞻云一句也听不懂,而旁边的安儿再也不肯翻译给她。
        瞻云只好用想象力来推测这叔侄二人在争些什么,无疑是王位了。这样的戏码番邦和陈国一样,没有新意。就在瞻云有点倦了的时候,一只娇嫩的小手忽然轻轻的拍在了她的肩上,瞻云回头看时,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娃正含笑看着自己。
        那女娃儿说了句吐蕃话,瞻云对她做了个鬼脸,小声说,番娃儿!那女娃儿竟然听懂了,大声用汉话回她,我不是番娃,我是可儿!
        孩子的话混在灵堂前剑拔弩张的气氛里却异常清晰,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她娇嫩的声音吸引了转过头来,包括了柱石和六王子。
        一个奶姆样的女人连忙从旁拉走了女娃,女娃还在大声的对着瞻云喊:你是谁啊,你会说汉话啊,你是谁啊?
        女娃被带走了,瞻云是剩下的焦点,现在成为焦点太不合时宜,她连忙低眉顺眼的假装严肃起来,心里念着,继续吵吧你们,别看我啊。
        有神听到了她的心声,柱石和六王子继续争执下去。然而她却不经意间发现六王子匆匆的看了眼一个人,是谁呢?她顺着六王子的眼光看过去,她看到宛妃正匆忙的低下头。他在看宛妃吧?瞻云觉得她有新的事情可以幻想来打发时间了,正在她出神的时候,安儿忽然拉她站了起来,主子快走!
        为什么要走?瞻云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柱石和六王子已经刀剑出鞘了。
        瞻云住进了一处破败的寝宫,积年的灰尘让安儿带着几个宫女打扫了很久。瞻云躺在床上幻想她怎么在这个破旧的院落里养老,想着想着嘴角含笑睡着了。
        三更的时候却有人敲门来。竟是宛妃。面对宛妃,瞻云有点不好开口,最终还是叫她宛妃了,毕竟现在已不是在陈国,姑姑是陈年旧事了。宛妃怀里抱着一个裹的很严实的孩子,瞻云凑近看时,那竟是白天里见到的那个番娃可儿,现下已经睡得沉了。
        宛妃忽然将可儿塞到了瞻云怀里,眼中含泪说道,瞻云公主,我求你以后护念着这个孩子,就当她是你的女儿!
        瞻云被动的接下那孩子,这是为什么?宛姑姑,你……既然宛妃叫她瞻云公主,她想她该以陈国的称谓回她。
        外面已经打起来了,柱石将军和六王子在交战,柱石在带兵攻城,你难道不知道吗?
        可是,这和咱们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寡妇了,终了不会杀了我们陪葬吧?瞻云忽然想也许还真有这种可能,那么她的确需要跑路了。
        吐蕃的习俗,继承王位的吐蕃王要娶庶母,继任的吐蕃王将会是你我的丈夫,你来的时候,没人告诉你吗?
        没人告诉过瞻云,她还有改嫁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有点被动。
        瞻云脑子还在转,宛妃的眼泪已经落下来,如果柱石即位,你要帮我护念着这个孩子,保她周全,行吗?
        宛妃注视下的瞻云还是不解,不管谁即位,为什么要难为这个孩子?她是你女儿吧?长的真是可爱啊。
        是我的孩子,宛妃再次打量瞻云怀里的孩子,你若答应我照拂她,我就再无牵挂了。柱石即位,断然不会放过我和孩子,我死无妨,孩子没有错。
        为什么?柱石和这个孩子有什么仇?
        宛妃看向瞻云,似乎很为难,终还是说,这孩子不是老吐蕃王的骨肉,她是,她是六王子的孩子。
        瞻云想白天里灵堂前那一幕,忽然无限佩服自己的洞察力,但现在不是骄傲的时候,是六王子的孩子,那,那柱石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啊?再说他又怎么能知道?
        宛妃抚摸着孩子的脸,叹了口气。柱石的父亲大王子当年和六王子争的很厉害,这孩子的身世早被大王子的密探发现了,大王子想以此要挟六王子,反被六王子设计毒死了,你说,柱石会放过这孩子吗?
        豪门恩怨出人命版,好像真的没有什么解了。那也许,也许是六王子赢呢?正好他名正言顺娶你,万事大吉。说到万事大吉,瞻云觉得似乎也不好,她想到的竟然先是不想柱石死,然后才是自己改嫁的问题。柱石那么漂亮,死了可惜了。
        大王子虽不是我害的,却因我而死,我是罪人,不管谁赢,我都不想再活下去了,这十年,我已经煎熬的够了。
        可是你为什么把她交给我啊,我可能也保全不了她。瞻云看着怀里的孩子,口中虽然这样说,心里却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自己势必要拼死保全这孩子的了。
        柱石喜欢你啊,你本来第二天就该被召进宫册封的,柱石出兵陈国前特意安排让你等他回来的。老藩王的病已经没有救,驾崩是迟早的事,宫里的人都知道。
        瞻云听了宛妃的话有点沾沾自喜,藏不住的就有些微笑了,是这样吗?那,也不一定吧。
        宛妃没有时间看瞻云的腼腆含羞,已经准备离开了。瞻云公主,我没和番前在宫里和你母后住过一段时间,你母后是天下最好的女人,我信你能顾念着这个孩子,保她平安,我必须得走了!不然被人发现了就晚了。后会无期!
        瞻云迅速从自己的小喜悦里奔出来,不是吧?你还真要去死啊?为什么啊?输了的那一方可以跑的吗?如果六王子败了,你带着孩子和六王子跑吧!
        没有退路,他们两个都没有,所有的部族都在看着他们两个,战败的必然被那些部族群起蚕食,没有活路的。
        宛妃没再看那孩子一眼,转身走了。瞻云还为那句战败的必须死而惊恐着,他不想柱石死。忽然她发现她很想再和柱石见一面,哪管问一句,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神知道了瞻云的心思,清晨的时候柱石真的来了,被柱石唤醒时,瞻云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
        然后她看清了柱石,柱石却看到了躺在床里侧熟睡的可儿。瞻云连忙扑到可儿身上护住了她,她不是你姑姑也是你堂妹,你就放过她吧!
        瞻云的确在柱石眼里看到了杀气,不过只是一瞬,柱石转过头来,已经眼中含笑,我是来带你走的,我们走吧!
        带我走?仗打完了?你赢了吗?
        没有,可能还要战上几天,我怕六王子知道你的事,你会危险,提前来带你走。
        哎呀?那你不会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吧?
        柱石笑了,是,我是一个人来的,你敢跟我走吗?
        瞻云当然敢走,只是她还打算带着可儿,我得带着她,行吗?
        你既然知道她是六王子的孩子,六王子怎么会难为自己的孩子?她在这里很安全。柱石拉瞻云起来,我知道一条出宫去的暗道,只可惜暗道太窄,大军是进不来的。
        瞻云依旧把可儿抱了起来,我必须得带着她,不然不走的。
        那就带着。

        柱石对宫里的路很熟悉,而且他也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一个侍卫,瞻云看那人严肃的表情就把他划分为了武林高手一类。
        我们以前一共说过几句话?瞻云想知道这个问题。
        没说过几句。
        瞻云想也是,好像真的没说过几句话。
        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柱石站住,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瞻云,我说过我喜欢你吗?
        瞻云有点气馁,那你为什么来找我?看样子我们现在很危险。
        说到危险,危险就真的来了。宫里六王子驻扎的亲兵发现了柱石,场面一下子乱起来,他们被团团围住了。
        瞻云知道了什么是血战。当她看到柱石和他的侍卫满身自己和别人的鲜血的时候。
        可儿在哭,大声的喊你是谁啊?瞻云拼命的劝她,是你娘让我带你走的。可儿听不懂,却被柱石身上的血吓到了,成功的沉默了。
        三人带着孩子边战边退。柱石总说暗道就在附近了,说到第五遍的时候终于到了,六王子带着大队人马赶来了,看到柱石时,脸上竟带着笑容,那是胜者的笑容。瞻云看到了不详。
        柱石转身看瞻云,泰然的对她耳语,你先带着孩子下密道,密道出去向东三里有个小庙,我们在那里汇合。
        瞻云觉得她实在没有必要抱着孩子继续站在这里拖累柱石,但是柱石真的能跟着来吗?
        已经动起手来,柱石挥舞着长剑对瞻云喊,去吧,我会去找你的!你等着我!
        瞻云抱着孩子走进假山里的密道,柱石和侍卫站在假山前阻挡着围兵的攻势,六王子还没有出手,他胸有成竹。可儿在瞻云的怀里抬起头来,六王子看到可儿,忽然愤怒的要冲过来,柱石和侍卫和他拼将在一起。
        瞻云不想走,瞻云也不能留,瞻云大声喊:柱石,我信你一次,你要来找我啊!
        瞻云看着柱石奋战的背影,等他转身再看自己一眼,却迟迟等不到。
        她似乎听到柱石的回答,我会的!或者是她的幻听。

        瞻云兜兜转转走出了密道,太阳已经出来了。她按照柱石的吩咐走到三里外小庙去,一路上心里越来越明白,柱石不会来了。连可儿似乎也明白了,安静的伏在瞻云肩上,异常的乖巧。
        三里外小庙有人接走了瞻云,他们看到柱石没有同来时,表情都忽然的沉寂了。将军走时说过,如果他不回来,就送公主回陈国。

        柱石引爆了独门炸弹将密道门封死了,保全瞻云安然的走了出去。瞻云没有回陈国,当她得知宛妃暴薨的消息后,摘下身上的玉佩戴到可儿身上,遣人将可儿送回了陈国。

        瞻云不知所踪。

        瞻云在我的梦里就这样不知所踪了。早晨的阳光照进来,楼下早起的人已经来来往往,这个城市在太平盛世里苏醒。我却还走不出瞻云悲伤的心痛。我跳下床,走到穿衣镜前看那镜子里的人,一样的容颜那是瞻云还是我?前世里等不到柱石转身的瞻云,前世没能赴约的柱石,今生还会错过吗?

        我坐在前门步行街的台阶上,在满眼的人间烟火味里等你再次经过。阳光如此温暖,荡涤了前世的噩梦,我看到你微微含笑着走过来,满眼的桃花。


    Tags:

    喜欢玩,就到万社会网!赏美人美景,品奇趣人生.